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民政网 >> 民政论坛

加强全省性社会团体党的建设工作研究

2020-03-03 09:15:00  来源:  编辑:省民政厅

  【内容摘要】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贯彻落实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精神和省委十四届六次、七次、八次全会精神,加强党对社会组织工作的全面领导,着力推进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更深层破题,进一步了解掌握社会组织党建情况,提高社会组织党建质量,省委组织部、省“两新”工委、省民政厅联合开展加强全省性社会团体党的建设工作课题研究。本课题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全省性社会团体为切入点,结合各社会团体党建的具体工作实践,首先分析了社会组织总体情况,鉴于社会组织的特殊性,按照分类推进原则,深入剖析了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情况。在此基础上,分析了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存在的现状问题,得出了社会组织在党建工作中的几点启示,提出了下一步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的工作意见建议,以期为各级党政和学者对加强社会团体党建工作研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关键词】社会组织 党的建设 社会团体 研究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把社会组织等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要注重从产业工人、青年农民、高知识群体中和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中发展党员”。2018年7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社会组织特别是各种学会、协会的党建工作,大多没有真正破题”。为充分了解掌握社会组织党建情况,进一步摸清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规律,提高社会组织党建质量,省委组织部、省“两新”工委、省民政厅联合组建课题组,开展了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课题调研。调研主要通过书面调研、查阅历史资料、座谈交流、个别访谈、报表统计等方式进行。通过课题调查研究,初步掌握了我省全省性社会团体基本情况、存在问题及主要原因,对下一步党建工作提出了一些工作建议。

  一、江西省社会组织总体情况

  社会组织这一概念的最早使用始于2006年10月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主要指由不同社会阶层的公民、法人自发成立、具有非营利性、非政府性和社会性特征的各种组织形式及其网络形态。狭义的社会组织主要是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广义的社会组织除了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外,还包括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中介组织、城乡社区组织。为充分了解社会组织情况,本次调研采用了广义的社会组织概念。

  (一)历史沿革。江西社会组织源远流长,最早起源于春秋时期的“跳傩舞”,清末江西社会组织有了较快发展。1930年,民国政府首次开始对社会组织进行统一管理。建国后,1950年9月,政务院公布《社会团体登记暂行办法》,规定成立地方性社会团体由省级或大行政区人民政府批准。1951年,对建国前遗留社团进行清理整顿。1951年3月,内务部公布《社会团体登记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确定省民政厅和设区市民政局为主管地方性社会团体登记的政府机关。1955年后,社团改为依附于联合性社团和挂靠单位。文化大革命期间,社团登记管理中断。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社团组织重新发展。1986年,社团改为各部门分头审批。1989年10月,国务院出台《社会团体登记条例》,规定社会组织登记为民政部和县级以上各级民政部门。1990年,省政府批复成立省民政厅社团处。1998年,国务院颁布新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基金会管理办法》、《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1990年和1998年两次开展社会团体大型清理整顿和复查登记。2000年,省委省政府批复成立江西省民间组织管理局。2017年5月,江西省民间组织管理局更名江西省社会组织管理局。至此,我省基本上形成了现行的社会组织的管理体系。

  (二)发展历程。

  1.社会团体。根据国民政府统计,1946年:江西有职业团体3429个,其中省级4个,县级3425个;社会团体599个,其中省级25个,县级574个;自由职业团体508个,其中省级3个,县级505个。建国后首次调查统计,1953年:全省有各类社团1210个,其中人民团体985个、社会公益团体87个、文艺工作者团体33个、学术研究团体36个、宗教团体69个。1990年:全省共有社会团体8172个,其中全省性社团785个,地市性社团2838个,县市区社团4576个。当年清理整顿后,全省共有社会团体6483个,其中全省性321个,地市性社团2612个,县市区性社团3550个。1998年,全省社团清理整顿后,全省共注册登记社会组织4942个(社团总数为4933个,基金会9个),社会团体中学术性社团1342个、行业性社团2417个、专业性社团564个、联合性社团610个。当年全省性社团清理整顿后由591个变为484个。2007年,共注册登记社会组织10009个(社团总数为5597个,基金会12个、民办非企业单位4400个),社会团体中科技研究类520个,生态环境类140个,教育类539个,卫生类468个,社会服务类1054个,文化类441个,体育类413个,法律类142个、工商业服务类369个,宗教类101个,农业及农村发展类458个,职业及从业者组织127个,其他825个。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政府进一步转变职能,加快服务型政府建设,精简压缩政务审批事项,我省社会组织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截止2019年5月1日,全省民政部门共注册登记社会组织25271个(社会团体11905个,民办非企业单位13284个,基金会82个),比2013年增加11708个,增幅达86.32%。

  2.基金会。江西省于1994年开始基金会登记工作,1994年以前基金会全部统归为社会团体。2004年,基金会不再作为社会团体法人登记,开始单独作为基金会法人登记,当年共登记基金会9家,2007年,共登记基金会12家。到2019年5月,基金会达到82家。

  3.民办非企业单位。上世纪80年代,伴随着社会力量进入国有企事业单位包办的社会事业领域,江西省于1996年开始对民办非企业单位进行登记管理。2001年,全省登记民办非企业单位2400余个。2007年,全省登记民办非企业单位4400余个。到2019年5月,民办非企业单位达到13284家。

  4.中介组织。中介组织由于自身身份复杂,绝大多数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少量的在民政部门登记。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具有一定的盈利性。在民政部门登记的,尽管为非盈利的,但是由于大部分作为市场主体存在,也具有一定的盈利性。因而,纯非盈利中介组织准确数据较难掌握。如按照主流的会计和审计类、交易认证和评估及咨询类、电影和电视及媒体杂志类进行划分,在市场监管部门的数据库中提取有关数据,截止2019年5月,共注册登记中介组织31924家,其中会计和审计类777家、交易认证和评估及咨询类30274家、电影和电视及媒体杂志类873家。

  5.城乡社区社会组织。查阅资料过去我省城乡社区社会组织主要采取简化登记程序,委托街道作为作为主管部门,按照“先发展、后规范,先备案、后登记,部门联动、分类指导”的原则,鼓励发展城乡社区组织。2008年民政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省正式登记的社区社会组织272个,备案的1200个。根据党统数据显示,2018年全省城乡社区社会组织1651个。

  二、江西省全省性社会团体基本情况

  在调研中掌握到,由于社会组织分布广泛、行业众多、流动性快、情况复杂,地缘地域也差异较大,要通过一次调研全面摸清社会组织党建情况难度较大,因而本次调研重点选取了全省性社会团体进行调研,以分步摸清社会组织党建情况,进而起到解剖麻雀、示范带动的效果。民政部门统计截止2019年5月1日,全省性社会组织共1113个(社会团体830个,民办非企业单位222个,基金会61个)。830家社会团体按照行业划分,协会商会320家,学术类263家、专业类138家,联合类109家。

  按照有无主管单位划分,全省性社会团体分为无主管单位社会团体(脱钩后行业协会商会及新直接登记成立的社会组织)、有业务主管单位社会团体(共611家72个业务主管单位,包括省律师行业党委、省税务师行业党委、省注册会计师和资产评估师行业党委3家中介类行业党委),其中占据主要部分的是:(1)省科协下属学会研究会128家;(2)省社联下属学会研究会95家;(3)江西省体育局(江西省体育总会)下属体育协会69家;(4)省教育厅下属校友会51家;(5)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下属文化协会32家;(6)省工商联、工信厅、税务局、商务局、供销社下属经济协会31家;(7)省委统战部、外事侨务台办、民宗局下属统战及宗教协会24家;(8)省文联下属文艺协会23家;(9)省农业农村厅、自然资源厅(林业局)下属农业协会21家。

  在全省性社团中行业协会商会是一个重要内容,当前公认的研究成果认为,行业协会商会是市场主体为节约交易成本而采取的集体行动,其追求的目标是行业的经济属性非政治目的,因而加快行业协会商会与政府的脱钩,也就成为历史的必然。为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职能边界,促进行业协会商会有效发挥作用,我省自2016年起开展行业协会商会脱钩改革。目前,已完成第一、第二批脱钩试点1192个,占应脱钩总数的61%,属于省本级201家。

  三、江西省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情况

  加强社组织党建是贯彻加强党的领导的重要内容。随着2000年江西省民间组织管理局成立,我省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载体进一步拓宽。2001年江西省委组织部、江西省民政厅首次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社会团体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要求专职人员中有正式党员3人以上的社团,应当建立党的基层组织。2016年,根据省委组织部部署,江西省大力推动社会组织党的组织和工作两个覆盖“三年行动计划”,提出了社会组织登记、年检党建“三同步”要求。2018年,江西省在实施三年行动计划基础上,在社会组织中实施了党建工作“四项提升”行动,推动了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取得较好成效。

  根据2018年组织部门数据口径,全省共有社会组织法人单位(剔除久不运作、僵尸、注销等社会组织)13085个(其中社会团体5172个,民办非企业单位7102个,基金会62个、会计师事务所144个、税务师事务所127个、资产评估机构54个),党组织覆盖社会组织数12197个,党组织覆盖率93.21%,社会组织法人单位中有党员人数18186人,同比增加5227人;党员职业中属于社会组织的有17084人,占党员总数的0.78%,同比增加518人,增长13.73%。社会组织基层党组织共4290个,占全省基层党组织3.96%。社会组织在岗职工新发展党员834人,占新发展党员1.67%。

  纳入组织部门统计的全省5172个社会团体(剔除久不运作、僵尸、注销等社会组织),已建立基层党组织2825个,其中党委28个、党总支26个、党支部1189个、联合党支部1582个。

  (一)无主管单位(脱钩后及新直接登记成立)社会团体党建情况。由于民政和组织部门统计口径各不一样,各自数据有一定的差异。在本调研中以组织部门统计数据为准。

  2016年以来,为加强对脱钩后及新成立登记全省性社会组织(无业务主管单位)党建管理,省委组织部联合省民政厅共成立了10个行业综合党委,对脱钩后的201家全省性社会组织及新成立登记全省性社会组织进行了党建归口,共三批311家。其中省工信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61家、省交通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10家、省住建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31家、省市场监管管理局行业综合党委归口22家、省商务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64家、省自然资源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15家、省农业农村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24家、省科技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9家、省文化旅游厅行业综合党委归口24家、省地方金融局行业综合党委归口5家、省社会组织党委归口41家、省非公经济党委归口2家、原主管单位负责3家。2018年,省委组织部新成立省科协科技社团党委、省文联行业综合党委,有下属社会组织163家。

  (二)有业务主管单位社会团体党建情况。有业务主管单位的社会团体可以分为中介类社会团体和其他社团。其中中介类全省性社会团体暨省律师行业党委、省税务师行业党委、省注册会计师和资产评估师行业党委3家行业党委由于成立行业党委较早,已纳入省委两新工委统计范围,根据省委组织部统计数据,上述3家中介类行业党委及12家行业党委共有社会组织830家,建立党组织个数317个,其中党委5个、党总支12个,独立党支部249个,联合支部51个,党员数4007人,覆盖社会组织484个,占58.3%。选派党建指导员76人,发展党员43人。

  607家其他全省性社会团体,由于隶属关系复杂,有的党员分散在机关单位,有的社会团体与机关重叠,有的团体虽然有组织架构,但是其实为议事协调型,会员极为松散,多数一年才开一次会。有的为团体互助型,没有常设机构。有的为统战型,有的为宗教型,需要发挥统战作用。加上个别运转不正常,目前全省性社会团体尚未有党建统计数据。

  四、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存在问题

  总体来说,我省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从目前来看,全省性社会团体的党建示范作用没有很好显现,其示范性和带动性地位不强。尽管有607家全省性社团存在主管、挂靠单位,或者与行政机关重叠,但是相关主管单位党建工作抓得不多,与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总体要求,还存在一些差距,社会组织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发挥不够明显。主要的问题有:

  (一)发展层面,先天发育不足,没有强劲的增长力。总的来看,社会组织活跃度在提升,已经成为经济发展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但是与正在兴起的市场经济和逐步走向现代化和国际化的政府公共管理体系相比,无论在组织规模、活动能力,还是在前面提到的作为社会组织的基本属性方面,都存在先天不足、动力不足,难以表现出旺盛的发展活力。不管是从事经济领域,还是活跃在环保、扶贫、社会福利、社区发展、疾病救助等各个领域的社会团体,反映最突出的是资金不足。来自政府的各类购买服务也十分有限,大多数社会组织没有正常渠道获得来自政府的公共资金。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社会团体的各种资助达到34%。在税收方面,尽管已经作出了明确规定,但是具体的实施细则迟迟没有出台,大多数社会团体还没有得到相应的税费减免。

  (二)法治层面,法律制度不全,没有过硬的约束力。目前社会组织党建已经纳入等级评估、购买服务重要参考指标,是年检年报重要提醒事项,这是目前登记管理机关结合民政职能定位所能落实。但由于没有明确的政策法规将落实党建作为社会组织登记成立必需条件或《章程》的重要内容,并且没有与年检年报结论、免税资格认定等衔接,而这些是登记管理机关对社会组织监督检查的重要抓手,由此一定程度造成社会组织缺乏党建主动性、紧迫性。

  (三)机制层面,部门联动不够,没有畅通的传导力。在脱钩后行业协会商会,行业党委对自身的职责不明确,抓党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不够。在有业务主管单位的社会团体,尽管登记管理机关和业务主管单位都有沟通,但是相关职能难以协调一致。根据有关文件要求,登记管理机关在落实抓党建“三同步”同时,后续的党建工作应由业务主管单位或行业综合党委来抓,而事实上业务主管(行业党委)由于无单独编制,且人员多为兼职,承担党建任务力不从心,难以实施有效管理。部分业务主管单位甚至不清楚自己还负有社会组织党建的责任,承担党建部门不清,没有落实登记成立时关于社会组织党建约定事项,造成条块分割、信息反馈不畅的现象。

  (四)治理层面,组织作用不强,没有健全的作用力。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中办发〔2015〕51号)等文件,明确了社会组织党组织在社会团体的基本职责。但实际操作层面党组织与会员大会、理事会、监事(会)之间的关系,以及党组织书记与业务负责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明确规定。在关于社会组织运作中,党组织与会员大会、理事会、监事(会),党组织书记与业务负责人意见不一致甚至冲突的情况下,特别是对社会组织的重要决策、重要业务活动、大额经费开支、接受大额捐赠、开展涉外活动等重要问题意见不一致,应如何处理、应由哪一方面的意见为主等问题尚未明确,导致社会组织党组织活动难开展、作用难发挥。

  (五)自身层面,素质参差不齐,没有严格的执行力。从调研的情况看,成立支部的社会组织最主要把框架搭建起来,但涉及“三会一课”、民主评议党员、党员党性定期分析等制度没有很好落实。在有主管单位的社会团体,党员考虑身份归属属于原单位,不愿把党组织关系转移到社会组织中。加上部分党员在多家社会组织任职,在原单位已经加入了党的组织、开展了党的活动,又要参加每个社会组织的党组织活动,与原单位党组织开展的教育活动重复,认为没精力也没必要。在脱钩后的行业协会商会,一是党务工作人才缺乏。一方面社会组织党建人员大部分为兼职,党务工作经验缺乏、业务不熟悉、工作不规范,部分党员党性观念淡薄,加之缺乏吸引力,主动学习能动性不足。二是党务工作者教育培训力度不够,从调研看少部分行业党委和绝大部分业务主管单位没有按要求组织所属社会组织进行党务工作培训,没有建立健全党务工作者培训制度,落实党建责任。三是党建工作方式创新不足。绝大多数行业党委、业务主管单位采用的是传统机关党建工作方式来开展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没有结合社会组织自身特点,有针对性拿出务实有效、富有特色党建方式,影响了党建工作的成效。三是奖励激励机制不到位。没有刚性制度来奖惩激励,特别是一些党建工作开展好的社会组织或行业主管部门没有倾斜性政策。

  (六)基础层面,基础条件不优,没有系统的保障力。缺党务人才、缺工作经费、缺活动场所,是制约社会组织党建活动开展的重要问题。从调研情况来看,绝大部分行业协会商会没有专职工作人员,即使有但不少还不是党员。其次是缺优秀党务人才,不知如何开展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参加调研的社会组织负责人代表普遍反映党建经费不足。目前未健全社会组织党建经费稳定拨付机制,社会组织没有专项党建经费。另外,还有少数全省性社会团体缺乏党建活动场所,主要靠租赁办公场所,甚至挂靠在居民房,只是一个临时活动点,开展党的活动和学习培训没有固定场所。还有党员关系接转的问题、党费缴纳以及社会组织变更、撤并或注销后及时向上级党组织报告等尚未完全厘清。

  (七)社会层面,社会氛围不佳,没有良好的促动力。部分社会组织负责人对党建工作的认识不足,少数存在负面情绪,怕影响自身在社会组织中的地位。同时,一些社会组织活动方式往往简单照搬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或街道社区党建工作方式,出现党内活动与业务工作相脱节,甚至影响社会组织业务活动的现象,既没有起到党建促发展的真正作用,反而影响了社会组织对党的认识,降低了党组织在群众中的威信。从社会组织自身特点看,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入党积极性也很高。但由于社会组织从业人员流动性大,可能前脚发展,后脚离开,难以稳定下来。此外,社会组织从业人员背景复杂,接触较少,容易出现“隐形党员”、“口袋党员”,造成多头管理,重复管理的局面。

  五、问题根源分析

  综合分析当前社会组织党建存在的问题,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主观认识问题,又有客观的机制体制问题以及社会组织自身特点等原因。

  (一)社会组织党建重要性认识不足。由于新社会组织是新兴组织,不少部门和单位的领导对它的性质、地位、作用、发展趋势认识不足,没有从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度理解社会组织党建。一方面从一些行业主管部门角度。对社会组织的地位、功能认识不足,抓社会党建工作思路不清、重视不够,引发对抓新社会组织党建工作的“组建难、把握难、指导难、协调难、管理难”等“五难”心态。导致一些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流于形式,尤其是一些联合党支部更是出现党建工作空白。另一方面从社会组织角度,有人认为新社会组织是以开展学术性或专业性业务为主,没有必要建立党组织。认为党建是体制组织内做的事,社会组织特别是社会团体类,是会员构成的疏松集合体,除了会员代表大会或理事会开会时能见个面,平时各行各道,开展党建增加组织运营成本、分散精力等,导致社会组织不愿、不想去开展党建工作。

  (二)对社会组织自身规律把握不准。社会团体不同于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其组织人员相对松散、流动性大,这是社会团体的自身特点,也是导致社会团体党建难题重要因素。一是社会组织类别多。尽管社会团体从其名称和划分来看都十分相近,但是很有可能分属于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部门、不同的领域,其内部性质就会千差万别,因而要避免采用统一的党建模式,需要重点分类推进。特别是对统战和宗教领域的就不能像普通的商协会来对待。二是党员不确定性。社会团体人员分布广泛,党员分散,流动频繁,工作时间不固定、随意性大;会员在多家社会组织兼职现象较为广泛,归属感不强。即使有专职人员往往都是退休下来聘用的老同志,也不愿意将组织关系转到社会组织。三是基础保障薄弱。建立党支部就要有办公场所、教育阵地,同时要落实党内生活制度,建立各类工作台账等,并按要求进行考核评比,增加人员、时间和经济成本。对于社会组织而言,既然党建不是社会组织存在必需条件,也就没有给自己增加运营成本的理由。四是活动方式较为松散。对于议事型的社会团体除了极少部分专职人员外,绝大部分会员平时都在各自原岗位工作,一年之中除了理事会或会员代表大会见面外,平时很少碰面,即使开会主要还是围绕自己业务开展、资源链接等与自己企业发展息息相关的内容,他们更愿意将党建放在原单位来做。五是内部治理结构特殊。社会团体是高度自治人的集合体,根据《章程》要求理事会是社会团体领导机构,在关系研究社会团体重大事项等包括人事任免方面,往往只是征求党组织意见,党组织也只是提供相关意见建议,没有决定权、否决权。

  (三)党建管理工作机制尚未健全。目前我省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框架已经搭建完成,相关机制也已理顺。但从执行层面,还存在以下问题。一是领导机构编制数不足。省委成立“两新”工委,但是工委副书记没有配备,工委办公室在省委组织部四处,人员编制也没有配齐,各业务主管单位更是没有专职从事社会组织党建人员,精力有限。二是信息共享体系仍不畅通。依照相关政策法规,成立登记(纳入脱钩范畴除外)社会组织实行是双重管理,登记管理部门在落实登记成立时“三同步”之后,业务主管单位在社会组织取得法人资格后要及时帮助指导社会组织开展党建工作。一旦双方沟通不畅,未建立联动机制,容易导致错位,形成盲点。三是党组织隶属不清晰。目前15家行业综合党委组织关系隶属于“两新”工委,而业务主管单位党组(党委)隶属于省直机关工委管理,这就导致社会组织党建两条线问题,引起责任主体不明确及组织隶属关系不清晰,直接影响后续帐户设立和党组织关系的接转。四是保障机制不健全。社会组织党建经费主要靠自筹,各级财政拨付社会组织党建经费主要落实于党委层面,用于骨干培训、资料订购等,实际上等于社会组织没有专项党建经费。另外,社会组织党建活动场所主要依靠社会组织自身居所,只是一个临时活动点,没有落实党没有设立社会组织相对集中的区域党群活动服务中心,也没有实现与企事业单位、机关和街道社区、乡镇村党组织与社会组织党组织场所共用、资源共享,如依靠社会组织自身力量难以协调。

  (四)对脱钩后社会组织党建研究不够。本次调研,针对社会团体特别是脱钩后社会团体发展现状做了调查。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影响力有所弱化。在没有脱钩之前,行业协会商会依靠行政机关背景,利用其在行业内特殊地位,在会员单位中有较高影响力开展业务工作。但脱钩后情况完全不一样,会员对协会认同感、吸引力、凝聚力明显下降。二是资金来源渠道变窄。收入结构的单一性,成为行业协会商会在脱钩以后所面对的突出问题。脱钩后政府部门对行业协会商会的支持力度明显弱化,从去年开始开展降低渉企收费专项行动,严格控制会费档次,民政部门加强对会费收取监督管理,导致会费收取资金量减少。三是发展方向不清楚。业协会商会脱钩改革是充分激活行活力关键举措,是回归本位接受市场竞争的重大实践。但长期以来,行业协会商会依靠行政机关影响力,承担部分政府职能。脱钩后很多行会协会商会还没有“回过神”,不清楚“我是谁”、“怎么办”成为普遍问题。

  六、主要启示

  结合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以及调研发现问题,给予我们以下启示:

  (一)强化党的领导始终是根本要求。我国社会组织的明显标志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在少数社会组织当中,一些人员认为社会组织“脱钩”就是“脱管”,“直接登记”就是“自由活动”,极个别被西方所谓社会组织“独立自由”蒙骗,妄图摆脱党的领导、否定党的领导。这些本质上体现了一部分社会组织党的组织弱化、虚化、边缘化等问题还存在。在一些社会组织听不到党的声音、找不到党的组织、看不到党组织和党员发挥作用;对此,要旗帜鲜明地宣传社会组织必须姓“党”,任何企图摆脱党的领导的行为都要坚决反对。任何时候、任何领域都应牢牢加强党建工作。

  (二)推动党建破题始终是根本前提。尽管近年来社会组织党建工作不断深入推进,两个覆盖有效落实,但是应该看到,对于整个社会来说,社会组织还是一个新兴业态,大家的认知程度还不高,加上社会组织的类型十分复杂,有体制内、脱钩的、新登记的,还有城乡社区组织等等,多种原因导致社会组织党组织战斗堡垒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不强,在促进社会组织发展上力度不够、方法不多。因而,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尚未破题始终是当前的客观事实和重要前提,需要各地不断强化探索力度,深入进行破题研究。

  (三)理顺组织体系始终是根本任务。欲筑室者,先治其基。党的力量来自组织,党的全面领导、全部工作要靠党的严密组织体系去实现。当前社会组织党建中各项问题都可以在组织体系还不优中找到影子。缺乏有效的组织体系,必然导致决策难以落地,工作难以开展,人员难有有效组织起来。为此,必须始终从组织体系入手,在纵向的领导架构、横向部门管理及兜底党组织上下功夫,在四支队伍的党组织书记、党建指导员、党务工作者、党员队伍上下功夫,使组织体系更加畅通,组织管理链条进一步结实紧密。

  (四)服务两个健康始终是根本要义。总体上来说,社会组织还是体制外居多,如果离开了服务,单纯去强化党的领导,将难以达到效果。在社会组织建立党组织不是去领导社会组织,根本要义是要服务好社会组织。要积极服务社会组织健康发展,服务社会组织人士健康成长。只有真正服务好了,才能在社会组织中立足阵地,站稳脚跟,才能赢得各个方面的理解和信任。因而,党组织必须要以服务来做赢得支持,展现党组织的朝气和活力,体现党的先进本色。

  (五)优化工作环境始终是根本保障。从各地的实践来看,由于社会组织党组织处于体制外,大凡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开展好的,往往是因为党组织各项保障条件好。而那些缺乏良好保障条件的,党组织活动必然是难以正常化经常化。推动社会组织党建,必须要有良好的环境支撑,要特别注重动员社会组织负责人的支持,在党建经费、场地、激励措施等方面加大创新力度,进而以良好的基础保障,推动党组织的各项工作落实落地落细。同时要注重使党组织书记、党务工作者干事有平台、待遇有保障、发展有空间,让他们能够看得到希望、工作有尊严、待遇有保障,真正为党组织的作用发挥保驾护航。

  七、有关建议

  针对上述调研情况,为推动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工作,拟提出以下重点工作建议。

  (一)督促在社会组织章程增加党的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关内容。社会组织章程是社会组织制定各种制度的基本依据、开展各项业务活动的行动准则,在社会组织管理中具有基础性地位。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从源头上确保社会组织管理的正确政治方向和鲜明价值导向。根据民政部最新指示要求,各地民政部门在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工作中,应及时要求社会组织在章程中增加党的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关内容,并在成立登记和章程核准时加强审查。社会组织党的建设有关内容具体表述为:“本会(基金会、中心、院等)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设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关内容具体表述为:“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遵守社会道德风尚。”考虑到社会团体修改章程需召开会员(代表)大会,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修改章程需召开理事会,对于暂时无法召开相应会议的,可以允许社会组织先行在章程中增加党的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关内容,待开会时再予以确认,并经业务主管单位或党建领导机关审查同意后,报登记管理机关核准。

  (二)分类推进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工作。对已脱钩的行业协会商会和新直接登记成立的社团,以及省律师行业党委、省税务师行业党委、省注册会计师和资产评估师行业党委3家行业党委,进一步明确各行业党委职责,持续深入推进各项工作。对有业务主管单位的其他社团,建议用三年时间,分年度分类别推进全省性社会团体党建工作,由省委组织部、省民政厅牵头,各业务主管单位具体负责。2019年度,建议重点推进省科协下属128家学会研究会,以及省社联下属学会研究会95家;2020年,建议重点推进江西省体育局(江西省体育总会)下属69家体育协会,省教育厅下属51家校友会,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下属32家文化协会,省文联下属23家文艺协会;2021年建议重点推进省工商联、工信厅、税务局、商务局、供销社下属31家经济协会,省农业农村厅、自然资源厅(林业局)下属21家农业协会,省委统战部、外事侨务台办、民宗局下属24家统战及宗教协会,以及剩余其他全省性社会团体。

  (三)完善社会组织党建管理和运行体制。一是进一步理顺隶属关系。研究调整有业务主管单位所负责党建的隶属问题,避免两条腿走路,统一明确业务主管单位负责党建的部门,并把社会组织党建这块业务划转至“两新”工委,接受“两新”工委统一领导。二是配齐配强队伍。社会组织自身特点决定其党建工作任务的繁杂,目前绝大多数行业党委均没有专职负责社会组织党建岗位编制,建议与编办协调设立专门负责社会组织党建编制,明确岗位、明确人员、明确职责。三是健全运行机制。党委组织部门、行业党委、业务主管单位之间加强统筹协调,定期召开社会组织党建工作会议,及时研究有关重要问题,及时沟通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动态信息,研究部署重点任务,打造一批易于推广的社会组织党建示范基地。建立健全业务主管单位(行业党委)与登记管理机关党建信息反馈联动机制,齐抓共管,形成合力。同时,要不断完善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责任制度、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党员领导干部联系点制度、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定期研究制度、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指导督导制度、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考核评价制度、组织关系接转制度、党员活动制度、党员权利保障制度、考核奖惩制度等,为推进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提供规范完善的制度保障。四是加强队伍建设。按照专兼职结合,多渠道、多样化选用原则,加强社会组织党务工作者队伍建设建设。多渠道选优配强党组织书记,明确党组织书记职责。做好党建工作指导员派驻工作,健全相关规章制度。切实加强党务工作者培训工作,提高履职本领。五是破解组建难题。对暂不具备成立独立支部和联合组建支部条件的,由业务主管单位或行业党委派遣党建指导员方式指导党建,鼓励社会组织公开招聘党员,同时挖掘培养政治立场坚定、业务素质过硬人员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培养对象,对社会组织党员发展计划实行单列,把党员发展指标向其适当倾斜。要充分发挥工会、共青团等群众组织的桥梁纽带作用,依托群团组织扩大党的工作覆盖面。

  (四)以创新破解社会组织党建难题。要坚持问题导向,大胆创新,切实提高社会组织党建工作针对性和实效性。一是模式创新。要抓住重点、分类指导,依据网格化社会治理思路,根据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社会组织的特点,制定针对性强易于操作的政策。落实党建工作指导员、联络员制度,社会组织党建联络员由社会组织派出,可以为非党员,但必须为专职,具体负责社会组织党组织与上级党组织联系工作,同时开展一般性党务工作。研究根据党员在社会组织任职情况,按层级、专兼职等分类实施管理。二是活动创新。创新党员教育管理载体,依托各级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学院和高校开展培训,研究探索区域性的党员服务中心,突出活动特色,重点围绕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法规、党务知识、社会组织管理等展开。同时,结合社会组织特点,宗旨和业务范围,把党建与业务开展结合起来,实行多功能服务、开放式教育、交互式沟通,增强教育培训吸引力,提高社会组织加强党建的积极性和实效性。三是管理创新。针对社会组织人员分散、流动性大的特点,要大力推广“互联网+党建”模式,开发针对社会组织特点的党建互联网平台,分门别类做好党员录入、转接等工作和党员台账管理。开发具有良好用户体验的客户端,社会组织的“三会一课”、民主生活会等党内政治生活均可通过社会组织专用登录账号后以视频会议方式召开,党建管理机关通过后台可以查阅备案。同时,针对在多家社会组织任职党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了解其活跃度,作为其参加党内政治生活的依据。鼓励社会组织利用自身网站开辟党建专栏,通过QQ群、微信公众号、电子邮件等便捷资讯传播方式,刊登(发送)学习资料、党课资料、党建信息等,实时解答党员提出的各类咨询,做到交流互动实时化、咨询答疑个性化、信息反馈快捷化。

  (五)营造社会组织党组织发挥作用环境。一是明确社会组织党组织职能定位。从相关社会组织党建政策文件来看,党组织基本职责大多是方向性要求,建议加强设计,实现社会组织党组织负责人与社会组织负责人“双向进入,交叉任职”,将党组织意见与社会组织重要决策、重要业务活动、大额经费开支、接受大额捐赠、开展涉外活动等相结合起来,实现党的领导与社会组织依法依章自治统一起来,使党的建设有了依托、业务工作有了方向。二是加大经费保障投入。探索多层面、多渠道的党建经费保障机制,建立社会组织党务工作人员岗位补贴制度,科学设岗、考绩定酬,将社会组织党建经费纳入财政预算、设立专项资金,各级党委从留存党费中列支支持,社会组织党费全额返还,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提供必要的财力支撑。可参照广东省做法,按每名党员每年100元的标准拨付党员活动经费,每人每月1000元标准拨付全职党组织书记工作补贴,兼职的按每人每月200元的标准拨付;按每人每月500元的标准拨付全职党建工作指导员补贴,兼职的按每人每月100元的标准拨付;按每个新建党组织2000元的标准拨付启动经费。三是落实场地保障。对于在活动场地方面存在困难的社会组织,通过整合社区、街道、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中心等周边党群活动中心等内外部资源,为党组织开展活动、发挥作用创造条件。也可以探索建设区域性、开放性、综合性的党群活动服务中心。四是强化奖励激励。坚持严格管理和关心激励相结合,建立健全符合社会组织特点的管理考核和激励约束制度,将社会组织党建与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等级评估、年检年报及评先评优挂钩。根据考核结果,对优秀单位和个人给予适当经济上奖励。可推荐优秀党务工作者作为各级党代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候选人选,纳入各类先进模范人物评选范畴。使社会组织党务工作者干事有平台、待遇有保障、发展有空间、工作有激情。

  八、小结

  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做好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责任重大,时间紧迫。在全省性社会团体中,要以聚力强化政治建设为根本,确保社会组织党建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党组织的政治建设必须始终摆在党组织发挥实质作用的第一位,并作为根本性建设来抓。要积极引导社会组织党组织旗帜鲜明讲政治,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做到经常对标对表,纠正偏差,提升政治觉悟和政治能力,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要以聚力破解体系不畅为主线,加快推动社会组织组织体系更加结实。认真落实建立“统一归口、条块结合、责任明晰、有机衔接”的工作机制。要以聚力破解覆盖不实为核心,不断强化社会组织党组织战斗力影响力号召力,确保党组织及时有效运转。要及时优化党组织设置,严密党委、党总支、党支部、党小组的组织体系链条,重点岗位、重点领域可以专门设立党支部,直接隶属于总部党组织,形成更强的组织力。要以聚力破解功能不强为纽带,进一步推动社会组织党建服务两个健康。社会组织党组织必须始终在服务两个健康上做表率。要把深入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作为发挥的重要前提,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引导企业遵纪守法、诚信经营、安全生产、履行社会责任。要把促进社会组织健康发展作为基本要求,紧紧围绕企业生产经营目标,积极参谋建言,通过开展劳动竞赛、技能比武、建言献策、攻克难关等活动,让业主“见实利”“得实惠”。要把积极促进社会组织人士健康成长和关心职工群众作为重要路径,让他们在党组织和党员中感到“贴心”,觉得可近、可亲、可敬,提高他们对党组织的认同感、归属感,赢得职工群众的信赖、拥护、支持。要以聚力破解力量不足为关键,着力坚强社会组织党组织四支队伍。坚持“选、育、用、管”相结合壮大党建工作力量。大力发现隐形党员、口袋党员、流动党员,积极协助转入组织关系,壮大党员队伍,引导他们亮明身份,发挥作用。要以聚力破解环境不优为保障,全力优化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基础保障。要以良好的基础保障,推动党组织实质作用工作落实落地落细。通过财政“拨”、党费“返”、社会组织“支”、上级“奖”等举措,多渠道解决社会组织党组织工作经费。加强社会组织负责人教育,积极引导社会组织负责人履行社会责任,参与支持党建工作。坚持严格管理和关心激励相结合,使社会组织党组织书记、党务工作者干事有平台、待遇有保障、发展有空间。

  参考文献

  A.专著、论文集、报告

  [1]中国共产党章程.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0

  [2]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8.3

  [3]本书编写组,编著.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0

  [4]习近平著.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11

  [5]王杰秀主编.中国民政发展报告.2014.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5.6

  [6]王杰秀主编.中国民政发展报告.2015-2016.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6.7

  [7]李学举主编,徐毅分册主编.民政30年:江西卷.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8.11

  [8]杨宝祥编著,社会福利机构管理培训教材.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4.6

  [9]米勇生主编.社会救助与贫困治理.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2.2

  [10]王治坤主编.中国社会救助发展报告2013.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5.2

  [11]江西省志地方志编撰委员会.江西省志:江西省民政志.合肥:黄山出版社.1999.8

  [12]朱喜群.中国城乡一体化实现路径研究-以苏州为考察对象[D].苏州大学博士论文.2014.10

  [13]翟琳.社区治理中“三社联动”机制探析—以江苏省泰州市为例.华中师范大学硕士论文[D],2014.10

  B.期刊文章

  [14]尹欣.浅论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必要性.决策探索,2008.9:65-66

  [15]徐道稳.论社会救助与社会工作的融合.社会学与社会工作.2008.8

  H.各自未定义类型的文献

  [16]陈丽,冯新转.“三社联动”与社区管理创新:江苏个案[J],社会与人口研究,2012(2): 33-39.

  [17]叶南客,陈金城.我国“三社联动”的模式选择与策略研究”[J],南京社会科学,2010(12):75-80.

  [18]张华林.加快推进社区、社会组织、社工“三社联动”的对策思考.中国民政,2011.06:41-42

网站地图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江西省民政厅 维护:江西省民政厅信息中心
赣ICP备0500618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0000081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242号